关于创业的一些深得体会和误区分享,不要帮别人打一辈子工

杏耀小编 | 站长推荐 | 2018-10-31 | 阅读:

  杏耀娱乐注册资讯:去年3月1日,香港文化博物馆办了首个常设的金庸馆,深度展示金庸武侠小说的创作历程,展期罕见地持续到今年12月31日。谁料这个展馆会成为金庸向香港的告别仪式,以香港人的风格,31日起此馆定成全港热点,成为港人向金庸告别的焦点场所。

  

图为金庸2007年时接受中新社专访

  图为金庸2007年时接受中新社专访

  香港人早已把金庸视为一个香港符号,那是因为过去半世纪以来,金庸开启了影响两岸三地乃至全球华语世界的三个香港时代,包括香港的武侠时代、香港文人办报时代、香港两岸桥梁时代。

  金庸在「新晚报」发表首部武侠小说「书剑恩仇录」。那是1955年初,那是金庸小说的开笔之作,也是香港武侠的开山之作,此后金庸佳作一发不可收拾,十数部创作纷至沓来,相应的港产片和电视剧也一部接一部,影响全球华人社会,包括迟至近年中国大陆的金庸热。

  写武侠令金庸由穷记者变身为武侠盟主。1959年他与同学沈宝新创办了明报,希望成为香港剑走偏锋之报,主打市民社会焦点,再佐以武侠小说。初期困难重重,到60年代中国大陆政治变局,金庸转头将明报由小市民报办成知识分子报,以社评和北望神州的大陆新闻作主打,谁料一举成功。其后办文化刊明报月刊、娱乐为主的明报周刊,也大获成功。

  一直到香港回归前前,明报成功上市,他萌生退意,1993年将明报转手于品海,自己全身而退,在香港成为财富可进64位的富豪。

  文人办报一大特色,就是注重公信力和影响力,金庸主持明报期间,最着名的是他那7000余篇社评,不仅影响了香港社会发展进程,也影响到中国大陆政局,影响到两岸关系。

  当年中共改革开放初期,金庸北访之后曾有一段对中国发展的评估,大致是三点,一是中国大陆没有取代中共的政治力量,二是中国几十年内不可能发展西方式民主,三是他个人赞同中国实行开明社会主义。他的论点当时赞弹不一,但数十年过去再回头,金庸自有他的先见之明。

  金庸晚年,跟两岸领导人都有交情。1981年他获邀访问北京,当年中共港澳工委主持人廖承志的报告上,邓小平批了愿意见见查良镛先生。其后7月见面中,邓小平向当年激烈批评中共的金庸披露了中共11届六中全会的人事内幕,谈了他准备退休的理由,以及他为中国定下的三大走向。

  以这些内容而言,金庸算是香港与邓私聊最深入之人。而令金庸意外的,是邓小平向他讲了中共建政后镇反中杀了金庸父查民卿之事,金表态那是改朝换代的悲剧,自己淡然不记前仇。其后,他托人送全套金庸武侠小说给邓,金庸小说由此在大陆全面解禁。

  正是跟邓小平和廖承志的往来,也促成了后来金庸在两岸的走动和发表促统之论。

  金庸早就在其社评中,提出他对台湾的种种评论,以及对两岸关系的种种看法,1973年到台湾,因蒋介石病重未得见,但后来他与蒋经国有深谈。他的社评和谈话中,一直主张在两岸执政者间抱持和而不流、中立而不倚的立场,但希望有利国家民族,希望两岸统一。

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